30年长债利率再度逼近2.5%,6月季末降息概率低 - 百度知道

30年长债利率再度逼近2.5%,6月季末降息概率低

30年长债利率再度逼近2.5%,6月季末降息概率低

  第一财经 作者:周艾琳

  各界预计MLF年内或难以继续下降,但对LPR下行仍抱有一定期待。

  6月17日,中期借贷便利(MLF)的利率维持不变,符合市场预期。债市当日波澜不惊,短债收益率小幅攀升,但7年、10年、30年期国债收益率普遍下行。4月以来“债牛”经历波折,但近期市场情绪再度有所恢复,30年期国债活跃券(230023)收益率17日收盘报2.5085,下行0.35BP。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2月28日,30年期国债收益率首次跌破2.5%,低于MLF利率,一度引发市场关注,此后一度触及2.4%。早前监管部门多次发文、发声警告市场投机,收益率最高回升至2.58%附近,但近期又开始逼近2.5%。

  机构人士普遍对记者表示,由于近期资金面偏松、债市仍在“资产荒”的偏乐观情绪中,利率多数下降,尽管季末降息概率低,但债市回调仍是布局机会。

  外部因素或制约中国降息

  近期,有观点认为,中国央行会下调MLF利率,尤其是6月的信贷数据整体偏软。

  但国泰君安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周浩告诉记者,他不同意降息的看法。“一方面,央行需要在政策利率和汇率之间找到平衡。由于中美之间的利率差距较大,人民币仍面临贬值压力,因此央行在进行政策利率下调时可能会三思,尤其是美联储已将首次降息推迟到2024年下半年(共识预期目前在9月以后)。同时,央行也不希望长期债券收益率大跌,持续警告债券市场中的投机活动。因此,意外的降息可能会引发更多资金流入债券市场,这与央行最近的声明可能不一致。”

  尽管如此,周浩认为,本月20日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(LPR)有下调的可能性,尤其是5年期的LPR,这将有助于银行保留家庭的按揭贷款。

  从数据来看,5月新增社融总量为2.06万亿元,主要源于政府债融资。统计2024年1~5月居民、企业和政府的总融资可知,居民信贷累计融资不足9000亿元,比去年少约1万亿元;而政府债净融资较去年同期少约 3500亿元;企业信贷和债券融资较去年同期少1万亿元,企业融资减少受到“挤水分”影响,导致需求反弹乏力。

  有观点认为,目前中美利差已倒挂达220BP,人民币对美元汇率能继续保持在7.2左右实属不易,目前人民币中间价仍较模型超出近1000点,足见央行稳定汇率的意图。在这一背景下,利率调整也需要考虑对汇率的影响。

  德国商业银行新兴市场经济师吴汤米(Tommy Wu)对记者表示,过去两周,中国央行将人民币日均中间价设定在7.11左右。自4月初中间价低于7.0950以来,近期总体上有轻微的贬值倾向,不过,央行整体仍通过设定偏强的中间价来维持汇率稳定。他也称,近阶段,中国出口商推迟了美元兑回,出境旅游的回升导致更多的外汇流出。

  尽管如此,近期美国数据的一些变化稍微让新兴市场松了一口气。美国5月CPI从3.4%降至3.3%(环比仅0),核心CPI从3.6%降至3.4%,两者均低于预期,超级核心CPI月率两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。

  通胀的超预期回落令市场欣喜若狂,6月13日当日,9月降息概率就回升至56%。尽管美联储自身预测年内仅有1次降息,但当前利率市场的定价却变成了2次,从此前降息25BP的定价基础上大幅攀升。

  若未来美联储开始降息,中国整体面临的压力也有望减轻。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及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对记者称,预计中国央行可能再次降准并使用其他工具来确保流动性充裕,不过预计年内不会降低MLF利率,但随着银行存款利率进一步下调,LPR利率可能会下调10~20BP。

  长债收益率再度走低

  截至北京时间6月17日收盘,10年期国债活跃券(240004)收益率报2.289,下行0.6BP,4月最高触及2.35;30年期国债活跃券收益率报2.5075,下行0.35BP,4月最高触及2.58。

  不难发现,长债收益率相较于前两个月的高点都有一定幅度的下降。第一财经此前就报道,今年以来,中国央行自身或通过媒体频繁对长端利率表态,导致以30年国债收益率为主要标的的长债逆转了持续下行的态势,市场投机炒作情绪迅速降温。30年国债ETF在3月时一度冲上115以上,此后不断下跌,而后很长一段时间在111~112附近区间震荡,交易活跃度也大幅收缩。

  今年以来,10年国债利率一度下行至2.2%,30年国债利率一度下行至2.5%以下,引发监管对债市长端利率和金融机构利率风险的关注。例如,对债市长端的表态从“长期国债合理区间2.5%~3%”到“10年国债的合理运行区间2.5%~3.0%”;对经济增速的表态从“合理经济增速”“长期向好的基本面”到“5%的潜在增速”;对国债买卖的表述从“可能将买卖国债纳入政策工具储备,丰富流动性管理工具箱”到“必要时卖出国债”。

  在这一背景下,此前交易员开始转向短、中期的债券,收益率曲线开始陡峭。不过,近期长债收益率开始下行。

  债市近期的变化主要缘于经济数据仍有待企稳,尤其是5月通胀和社融数据未超预期,需求短期缺少向上弹性。

  南银理财研究部主管王强松对记者表示, 5月通胀数据基本符合预期,5月CPI同比增0.3%,持平于前值,猪肉涨价是消费端为数不多的亮点,酒类、租金和交通工具均环比跌价,显示消费动能偏弱。5月PPI同比增-1.4%,高于前值-2.5%,主要是黑色、有色和电气机械行业涨价带动,供给受限、外需拉动的部分产 品和资源品有涨价迹象;加工制造行业和下游需求行业的涨价动力偏弱。二季度通胀回升是重要的宏观线索。

  未来,楼市的复苏也至关重要。他提及,楼市高频数据方面,6月上半月30城商品房销售同比降42%,新房销售未见改善;不过,二手房价格方面,6月杭州、北京、重庆、武汉、苏州和成都等地出现价格环比改善迹象,二手房成交面积也有局部改善迹象。

  中航信托宏观策略总监吴照银告诉记者,央行多次就特别国债明确表态或暗示看法,虽然超长期特别国债给债市带来一些冲击,但债市依然维持在牛市氛围中,并未明显转变为熊市。

  一方面,货币政策保持宽松。截至目前,依然观察不到央行提高政策利率或者上调准备金率的迹象。另一方面,债市流动性充沛。即使在公开市场操作规模显著缩减至50亿元、20亿元的情况下,债市仍能维持良好的资金流动性。特别国债发行后,资产供给增加,相对宽裕的资金面应该足以消化新增的资产供给。展望未来,除非经济明显复苏或者货币政策转向,债市或将继续底部横盘。

  “国债收益率上有顶、下有底。收益率已经反映了货币政策和经济基本面,债市处于一种多空交织下的胶着状态。进入3月,债券收益率趋势性下行告一段落,随后步入区间震荡阶段。目前看来,10年国债收益率的合理区间大约在2.25%~2.35%。”吴照银称。

回答于 2024-06-18